我的位置: 香港快運行李托運 > 政能量 > 正文

國際時評 | 論美國“燈塔”的倒掉

  新華社北京1月12日電(記者吳黎明)聽説,自詡為西方民主標杆的美國“燈塔”倒掉了。聽説而已,我沒有親見,但前幾日全世界都通過視頻直播看到“燈塔”的象徵——國會山“淪陷”的驚悚畫面:支持特朗普的“勤王軍”攻陷國會山,議員們紛紛避逃,多人傷亡……

  1月6日,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支持者在國會外舉行示威遊行。美國首都華盛頓當地時間6日發生暴力示威。部分示威者衝進國會大廈,與警方發生衝突,造成4人死亡,當時正在舉行的認證大選結果的國會參眾兩院聯席會議也被迫中斷。(新華社記者劉傑攝)

  據説,上一次國會山淪陷,尚是1814年英美戰爭時期。時隔200多年後和平時期的這次“淪陷”,旨在以暴力手段阻止權力的有序過渡,動搖了“美式民主”的根基,讓粉墨經年的“美式民主”跌下了神壇。西班牙《世界報》説,這就是美國民主“死亡的方式”;美國《紐約時報》承認,“這是對美國民主燈塔形象的一記重擊”。難怪,英、法、德、加等諸多西方國家和美國本國的政客們痛心疾首,稱之為“恥辱”。美國前總統奧巴馬説,這是“無比蒙羞和恥辱的時刻”;另一位前總統卡特指出,這是“國家悲劇”。

  西方政治家們為何如此捶胸頓足?原因很簡單,“美式民主”是西方所謂民主政治的標杆,所謂美國“燈塔”是西方世界的“主心骨”。自冷戰以來,西方世界通過報刊、書籍、好萊塢大片大講“美國夢”與“美國故事”,向全世界推銷美式民主與價值觀,國會山、自由女神像總是以標杆形象出現。美國長期自詡為“山巔之城”和“世界燈塔”,美國人是“上帝的選民”,總是站在所謂的“道德高地”上,指點甚至插手其他國家的“民主與自由”。以至於,“歷史終結論”在冷戰終結之後甚囂塵上,“山巔之國”風頭無二。而今,發生在美國政治最高殿堂的一幕幕血腥場面,撕掉了“美式民主”的“畫皮”,無論如何苦心包裝都遮掩不住。美式政治不僅是“紙牌屋”,還趨向“顏色革命”化。血腥騷亂與街頭暴力,往常多見於美國在海外不遺餘力推行“顏色革命”的地方,如今卻在“燈塔”的中心上演。正如俄羅斯駐聯合國副代表波利揚斯基所言,“華盛頓出現了非常有(烏克蘭)獨立廣場風格的畫面”。美國《外交政策》稱,“美國已經變成了美國領導人經常譴責的樣子”,真是莫大的諷刺。

  1月6日,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支持者在國會外舉行示威遊行。(新華社記者劉傑攝)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當今的美國,新冠疫情肆虐與經濟衰退、失業率高企、種族矛盾突出等多重危機交織,貧富分化嚴重,社會撕裂加劇。當前,美國累計新冠確診病例已超2200萬例,累計死亡病例超過37萬例。美聯儲報告顯示,2020年美國最富的前1%和10%人口分別佔全部家庭財富的30.5%和69%,而最窮的50%人口僅佔全部家庭財富的1.9%,且這種差距呈加速拉大趨勢。

  去年以來,疫情中的遊行隊伍、城市騷亂和打砸搶燒成為美國街頭的“風景線”,“黑人的命也是命”成為最具知名度的口號之一。許多專家認為,美國的民主制度變成少數精英裹挾民意以實現自身利益最大化的遊戲。在此過程中,美式民主不僅未能有效保障社會公平正義,反而在相當程度上加劇了社會的不平等甚至兩極分化。正因為如此,如今的美國在其盟友眼中已變成了一個“失敗國家”。“歷史終結論”締造者弗朗西斯·福山都承認“美國正在失敗”。一些西方媒體對美國的遭遇充滿“同情”,甚至第一次“可憐”美國人,其歐洲盟友對美國的好感度跌至歷史最低點。

  2020年6月8日,一名男子在美國華盛頓白宮附近手舉“黑人的命也是命”的標語,抗議警察暴力執法致非裔男子喬治·弗洛伊德喪生。(新華社記者劉傑攝)

  更不用説美國在對外政策上大失人心的種種“騷操作”了。美國政府秉持“美國優先”,不管國際道義一味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一系列單邊主義操作更讓其失去了道德制高點。從“退羣”成癮到制裁成癮,從動不動就打貿易戰到“長臂管轄”把他國公司納入黑名單——美國從來沒有解決問題,而是製造更多更棘手的問題。連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都指出,特朗普政府“在外交事務上反覆無常”“交易般的手法”已經給包括盟友在內的世界造成了“嚴重混亂”,“這嚴重削弱美國在世界舞台上的地位也就不足為奇了”。西班牙《對外政策》指出,國會大廈發生的暴亂向美國和世界證明,“皇帝的新衣已被拆穿,美國已經不能領導世界”。

  毫無疑問,國會山“淪陷”是美國民主“至暗時刻”,不僅凸顯西式民主的弊端,更表明西式民主已然失靈。這是美國乃至西方政治史上的一大污點。它的影響,還在發酵。據説,新的“勤王”式街頭運動已在準備中,華盛頓和國會山依然是其目標。想問,莫非美國的先賢們造國會山的時候,竟沒有想到這一“燈塔”終究會被玷污,會“坍塌”掉麼?

  活該!